一位垃圾山伯爵

垃圾山伯爵有个城堡,城堡里有很多垃圾。

草图几张。
立体书好难做啊啊啊啊!
完成好了会继续发。
讲的是一个人到枕头里游玩的故事。无厘头,天马行空。
(或许可以期待一下)

爆炸吧小虫子!!

“那个洞里涌现了我意想不到的生物。”

想象帕帕拉恰与黄钻在换衣服。
帕帕拉恰视角
(动作有参考)
“这个衣服,后面怎么露那么多。。
太害羞了吧。”

一直觉得黄钻是一位色气值很高的宝石。月人的露背装出场的时候我简直尖叫。

最近在做一本小书。
讲述一个人到虫子的世界游玩的故事。
想做一点立体机关在里面。

法斯视角。
“那时候的你,
穿着那个人穿过的服装。
接替我做着冬天的工作。
总是在床边等我醒来。

那时候我从来都没有想过——
有一天,你会向月亮飞去。”

打算画一个虫子乐园!!
哈哈哈哈哈。

“吃吧,吃吧。多吃一点,你才能快快长大。”

前几天画的一张画。我的老师说,感觉整个“在燃烧”,让人不是很舒服,很“法式”。
我大笑。
其实怎么说呢,这也是以我的自身经历为蓝本做的创作。
我小时候身体不好,在出生不久久体弱多病以至于濒临死亡。所以从小到大我母亲就对我疼爱有加,特别是害怕我挑食。
从我5岁开始就不断喂我吃的。我吃到呕吐,她还是会强迫地往我嘴里塞。
其实不是什么好的回忆(苦笑)

关于宝石之国72话《“救世主”的必要条件》

(副标题:市川大刀向我们头上疯狂砍来)

 今天要讲黑水晶和法斯,以及对后续发展得一些推测。
早上7点看了新出的一话宝国。觉得每一页都是一把大刀。(信我,没看过的同学可以先去看一下,就马上明白我没骗人)
  照例。本人阴谋论晚期患者,语言唠叨且有部分解读倾向。不喜勿喷且出门左拐。
下面开始。

——————————————————————————

我是一个黑水晶粉,也是一个法斯粉。
我真的很喜欢黑水晶这个角色。因为他丰满,有两面性,展现自己的欲望并且敢于追随自己的欲望。
对法斯说出对艾库美亚的喜爱,以及毫不留情地捅破法斯不敢面对现实的窗户纸——这都让我一瞬间看见了当年因为郭斯特被剥离以后对法斯上去就是一记爆头的那个小黑。
因为艾库美亚是否真的对改装过的宝石动过手脚这件事没有办法实锤,所以我目前不想把这种未知因素归为黑水晶的改变的要素,我只想通过角色的表现来推测作者对角色的定位来推测角色的原动力。

不过这一话几乎确定了幽灵水晶的“操纵论”。

我在之前写黑水晶的文章里提过“安全感”这个概念。他现在在月球上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那个人给他肯定,他觉得比之前所有的人都要能给他他想要的,所以他心甘情愿地想要留在那里。
其实我看到他表达出想要留在月球的意愿的时候,我觉得他是一个对自己真诚的角色。同时他第一时间告诉了法斯,其实这也是一种坦白。
背叛不是我不忠诚,而是我假装我一直很忠诚。所以我一直认为,黑水晶从来没有“背叛”。他甚至一直极其真诚。真诚地对待自己的内心,真诚地对待朋友。所以他直白地指出了法斯现在的问题。他改变了的唯一是立场。

有一点我其实有点疑惑。就是关于他和艾库美亚,其实我不大明白艾库美亚为什么会对黑水晶表现出很大兴趣甚至用了“妻子”“公主”这样的词汇。因为我认为他“完全没有必要使用这种对宝石来说陌生的词汇。”如果只是想要操纵他,也没有必要用这样对宝石来说没有什么意义的词汇。当然如果理解成为他想要黑水晶发展得更紧密所以就给黑水晶植入了一个更深奥的概念,也不是不行。就看以后艾库美亚会不会对黑水晶灌输什么概念了。
还有三个小细节很戳我。一个是杂志封面右上角的黑水晶被月人牵着手,有透明的白纱罩在头上。虽然对宝石来说可能没有特殊意义,但是我们人类一眼就看懂了,这是“婚礼”的暗示。
一个是黑水晶形容艾库美亚的词。“柔软的温暖的夏天的夜晚”。宝石之国的孩子们其实都喜欢柔软的东西,然后小黑也格外喜欢与艾库美亚有身体的接触。这个设定虽然可以理解为宝石之间为了减少摩擦所以避免触碰,但是也可以理解为月人的世界真的是成年人的,性感的世界。
还有一个就是艾库美亚对黑水晶说的一句话了。“我重新认知到人类的诅咒的强大,我也无法抗拒”,我推测这句话的意思可能就是一句情话了,你们懂的(笑)

其实剧情到这里,关于黑水晶的事情已经越来越明朗了。所以可能这次是近期最后一次主讲黑水晶了,我猜。

我的一个朋友不大喜欢黑水晶,认为他“缺乏责任感”。我觉得他这个说法很有意思,所以我回答“他不需要为大家的生活负责,他只是个想过好自己生活的普通小孩”。
所以黑水晶做不了“救世主”。
想要成为救世主的人是我们法斯。
永远不断地往返与现在和过去的纠葛的,无奈的,孤独的,失去了疼爱与信任的,永远只有我们法斯。
法斯醒了。身边谁也没有。他去询问伙伴的情况,谁的身边都有人陪伴,他却没有人陪。
他现在是昔日伙伴们眼中的刺,对立的敌人眼中的希望,黑水晶口中戏谑的“复合体丑八怪”以及“伤害身边陪伴的伙伴的人”。
其实小黑这一段的台词真的很好。它真实地再现了我们人类在生活中的一些情景。我们会有自己的目标,自己迫切想要的,然后去追逐的时候,往往我们身边的陪伴就被我们当做理所当然了。小黑说,“到最后谁也不在了”,真真是现实得不能更现实了。毕竟谁给你的信心,保证你不懂得爱身边的人的同时,别人还爱着你呢?也许小黑在做法斯“朋友”的时候也曾觉得法斯没有爱过自己吧。
法斯永远走不出那个冬天,就像我们走不出一些过往的事情带给我们的阴影一样。我们会害怕重蹈覆辙,所以要么把伤口掩盖,要么努力挽回,然后沉浸于过往的我们越来越失去了感受当下的能力。
法斯现在责任很重。又是要抉择,又是要取舍。他是他们宝石世界的“救世主”,这是艾库美亚在与他相见的那个时候就奠定好的本作基调。几乎那个时候我们就能目测法斯未来的艰辛。
但是今天我不想先谈宝石世界的“救世主”。我想说的是另一边的“救世主”。

其实,法斯越是痛苦,我们观众越会爱他:因为他多么像人啊。其实法斯对于我们观众就像耶稣对于受难的众人一样。因为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那么鲜血淋漓,所以我们认为他痛我们所痛,哭我们所哭。我们认为“不会有什么人比他还痛”,所以自然而然从我们内心中生出怜悯,敬畏,同情,同时感到自己的痛苦减轻——因此我们发现自己也是有同情心的,也是善良的,所以我们得到了救赎。
法斯从一开始到现在,与我们人类的共性越来越多,导致我们对于他的一举一动也越发有共鸣感。这也是剧情发展到现在每每更新,大家的情绪会在最后一格被市川紧紧捏在手中的原因。
每一个殉道者都是拥有自己的痛苦与孤独,并且怀抱着它走向生命尽头的。其实人群中很神奇的是,就是有人想要成为这样一种人。成为历史的殉道者,成为两个世界摩擦而有的分歧的殉道者。这种情节与我之前提过的“希望去死”的情节有点类似。
有的人想要成为殉道者,有人被世界推到十字架上。法斯为什么从后者逐渐演变成前者,我觉得有这么几个原因。
一就是艾库美亚“你是拯救我们的人”的发言。二是法斯的处境,让他背负起“拯救所有宝石”的责任。
我们不妨来回忆一下法斯登月以后的剧情。“知道金刚的真相”是超度月人的机器后,法斯决定抢夺宝石来刺激金刚以完成月人的目的,不让月人再掳走宝石。抢夺宝石刺激失败之后与地面组决裂,月人提出可以修复原来的宝石。法斯决定“夜袭”抢夺金刚强行完成月人心愿让月人修复之前宝石并保护其他宝石不受伤。夜袭失败后月人提出修复宝石的可行性并且给法斯看已有的成果。
其实法斯真的一直处在被动地位并且不断被人误解,也一直在被月人带节奏。仔细想想,如果“宝石是可以修复的”这一点上月人撒谎或者早就知道了而隐瞒,法斯就真的完全被动。
为了保护同伴而伤害同伴,这已经成为法斯做的不可扭转的事实,也几乎成为了一个矛盾的现实。
所以“救世主”并不是他想成为的。而是不得不成为的。
在此我斗胆推测一下接下来的剧情。我猜很有可能的是,法斯被告知红宝石的修复与帕帕拉恰的治疗有关,我更觉得有可能会让法斯从中选择一个。

最后,谢谢看到这里的人。比心。

我的20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