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垃圾山伯爵

想成为捕捉蜻蜓的人

他让花花草草死而复生。
我就这么看着他的金鱼从一颗米的大小长成庞然大物。
在童年的我看来他是我心中的战士与魔法师。

他已经走了很多年了。

他说。

“你穿这条裙子真的很好看。

你真的很美。”

阳光像涂了牛油果的面包。

梦到了年轻的造物主从天空中诞生。

另一个东西。

也是一个一时兴起的产物。
青色非常有趣。

前年染制的本子。起名《地狱变》。

致敬芥川龙之介先生。
故事中的画家没能拯救女儿,最后终于放了那一把火。

青色的火焰燃烧在金黄色的荒地。大概是永远不会熄灭的了。

关于《胶水》的一些话

小的时候看过一本书,现在想来这本书实在算不上童话。

记忆犹新的是故事里小女孩的妈妈说,“精灵一旦爱上人类,我们的心脏就会被胶水填满,我们的身体会越来越重,我们就再也不能飞了。”而故事的结尾,妈妈最后还是离开了爸爸与“我”。

小时候多纠结什么爱呀,不爱。更何况当时的我多害怕自己的妈妈也与父亲分手呢。

于是这个故事的结尾比一切怪诞的细节更要让我印象深刻。

之后看高畑勋《辉夜姬物语》,最后公主回到月宫。恍然顿悟:原来是不属于。

无关爱与别离,只是一种生而为人的寂寥。是无法因为融入人群而被填充的巨大的黑色的胃。是一种无法再次发生粘性的光滑的隐痛。

我在这个城市上学之前从未吃过拔丝地瓜。等到自己去吃的时候发现它像极了离别:我们都是彼此分离的地瓜块呀,只是强行用糖丝缠了起来——你看一拉一拐,放进冷水里一蘸,就断了关系。

你不要离我太远。你越是离得远,我们之间的丝线就会变细。当这根丝细到摇摇欲坠的时候,我就会消失了。你就再也找不到了。

那一瞬间我回忆起了我多次被切断的联系。

我开始画草图。前前后后大概有六七十张,有很多是不正经的调侃(笑)毕竟在发现胶水没有作用的时候,气急败坏的样子也是真实与可爱的。


做这些雕塑的动作很快,几乎是有了想法就做。

我们都是使用胶水的人。我们都是无法永远让胶水保持粘性之人。

我们都是渴望之人。


谢谢大家的鼓励。

翻到之前染的书皮。

雪山一样。

胶水精灵
从心脏钻出

因为爱而无法飞行